[网上看江海晚报]

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哪家医院好,

首 页 > 新闻 >> 民生 >>正文

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哪家医院好,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哪里好,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哪个医院好

2017-12-11 07:59:31 来源: 江海晚报

周超视点:关于武术的几个真相

  “徐晓冬VS雷雷太极”的比赛已经过去了一周,作为国内比较少的既采访搏击、又跑拳击,还是武管中心新闻委员、去看过现代武术套路比赛的记者,我一直很害怕,只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这样,还被人找上来说,你老师的评论欠缺公允,凭什么说我们的比赛是二流。

  这就是现实,当下的情况是,你说了实话,就动了人家的奶酪,就可能被人家堵在家里要给你表演一下。你老师不信我有实战,你过来,我告诉你什么是功夫,然后让我按照他说的站住了站好了,他把手位关节放到位,嘿呦一使劲,摔我个马趴。

  一 逼上梁山和破坏性经济

  在“徐晓冬打假”这事情出来后,很多人问我,这是好事情么?一位在武术界内新媒体《搏击周评》做编辑的鲁子钰女士很伤心地跟我说,她难受了两天,觉得很不值,因为那些辛苦练了好几年的运动员流血流汗都没出名,但是竟然被徐晓冬这样一个“口无遮拦的粗鲁人”炒火了。

  我告诉她说,任何事情都可以一分为二看待,如果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个好事情。确实徐晓冬本人有太多的问题,但是他挑起的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一件全民公众事件,影响力巨大,带动了武术界和广泛舆论界的议论,比起不议论来,肯定受到关注是好事情。

  电影《第五元素》里,大反派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出来了一群机器人扫地擦地,他说的话很有代表性,“破坏打破了平衡,才会创造工作,创造新的事物。”徐晓冬的这次破坏性打破水杯事件,就像往平静的湖水里扔了一坨屎一样,泛起了湖水里的沉渣,才让人们发现,这湖水里其实是有污染的,需要净化。

  2009年,前散打王的主持人,现在运营《用武之地》公众号的徐睿作为推手,进行了一次成功炒作。当时他邀请了几名泰拳选手到中国佛山比赛,为了博眼球,他让这些泰拳选手表态,要挑战少林寺。泰拳选手很职业,出品方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结果“泰拳五百年不败、挑战少林寺”一出,国内就跟开水锅一样咕隆了起来。徐睿没找的河南媒体先发声,采访少林寺,说没接受过这样的挑战,这样的挑战也不会接受云云。随后四川媒体跟风采访了所谓的峨眉派,峨眉派说,少林寺不接招,我们来。于是乎国内凑热度赶场的此起彼伏,造成了全国性的关注,轰轰然起来。

  当时我所效力的新浪网对于擂台搏击这方面根本不是重点,但是新浪有一个制度很好,那就是热度为王。最后喜欢乒羽的责编不得不被逼着关注这次“泰拳挑战少林寺”事件,因为每天的UV都已经上涨到了一个空前的程度,简直不报不行了。

  这就是正规媒体被完全带动,逼上梁山。结果我就此入行,成为了跑武术搏击的记者,开始去武管中心报到。

  后来认识了徐睿、认识了佛山地接号称“票务铁公鸡”的岭南明珠体育管理公司总经理余鸿坚、认识了当时给赛事做导演的张旭。从他们的口中听到了很多那次成功炒作的故事。

  擂台民族主义的炒作是有很多弊端的,张旭导演和我说,“当时徐睿也没想到这炒作会如此猛烈,他最后被吓得都要疯了,怕出事情。”好在18岁的张开印一肘KO了蓝桑坤,就此宣泄了一切。

  关了电话,死活不送票的余鸿坚把那场比赛做成了票房经典,据说那场比赛他实赚了70万,不过前几周在北京北三环和徐睿喝咖啡的时候,他表示绝对不止,因为他投入20来万,后面就分了好几十万。

  比起现在很多没有票房的比赛来说,2009年的那次比赛炒作绝对是经典。此后尝到甜头的余鸿坚引进了马库斯,第二年KO了郭行行。时至今日他还想继续复制那样的奇迹,但是越来越难了。

  这就是炒作和破坏性经济的一个例子。

  二 上道儿和不上道的关注点

  在今年1月《格斗迷》举办的一个峰会上,笔者听到国内某赛事吹牛,说2017年要花1000万美元奖金办赛事。在论坛上个人修养没过关的我实在是憋不住当场戳穿了这一赛事的炒作胡说,台下一个人领头叫好,后来下来加了我的微信,这位就是徐晓冬。就此认识了这位必图拳馆的馆主,他一直说对我很尊敬,我也很感谢。

  当然,在后来的两周时间里发现,徐晓冬虽然心直口快,但是口无遮拦的厉害,破坏性巨大,而且脏话乱飚,实在是非我辈中人。就在朋友圈里拉黑了他,不想再看。

  没想到,在他挑战太极这事情出来后,单位大大大佬给我直接下令,要关注、采访,这是热点了。结果笔者又像“张开印KO蓝桑坤事件”一样,如蚂蚁扔上热锅盖,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动用各路关系在5月2日一天到处找徐晓冬的电话和联系方式,实在是造化弄人。

  据说光在5月2日一天,徐晓冬就接受了不下15个采访,当天晚上还有3家电视台,他的各种直播在直播平台已经叫价到了一个网红该有的数字。我这样的周边人也有了活络,接受了北京3家电台的采访。上海的公关公司也打电话来说,有资金想来咨询我们这些圈里人,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投资的可能。

  以前找武管中心要个武术圈的大佬的电话,是那样的难。上官鹏飞擂台事故后,我这新闻委员电话中心领导希望采访,结果被直接挂了。3天后不得不回应下,才有偷偷地通知,还没敢告诉央视。结果某“南极洲网络”不识时务,透露了消息。央视的跑口记者闻听,立刻在早上取消了飞机,直接机场赶过来采访。

  而这次,5月3日一大早,天塌下来了一样,武管中心主动给了记者吴彬、朱瑞琪、张山、刘鸿雁和邱丕相五位传统武术圈真正泰山北斗的电话,让我们采访。我临时应编辑的要求,希望要八卦掌名家、给警方写教材的赵大元老师的电话,没一会也给过来了。武管中心的这进步,也让人吃惊,这难道不是被徐晓冬逼的么?

  所以我和鲁妹妹说:“我倒觉得徐晓冬挑战雷公太极这事情,是六四开甚至七三开,应该肯定其积极推动的意义。因为他这件事情,推动了中国武术的关注和议论。重要的是,大部分关注的人都是不上道的吃瓜群众,这些人以前不关注搏击武术,现在开始有了兴趣和议论,上了道儿了;这和《武林风》裁判出问题,把一龙输还判赢不一样,那个对现代中国擂台赛事的破坏性更大,因为关注一龙和《武林风》的很多人是已经上道儿了的、开始懵懂的爱好者,但是裁判的糟糕表现,把这些已经上道的人带歪了。”

  三 文化就批评不得了么?

  这次“徐晓冬挑战雷公太极”之后,听到很多莫名其妙的论调。并且在无限扩大外延,比如徐晓冬挑战太极、徐晓冬挑战传统武林、徐晓冬挑战……。

  这里面徐大喷子说过什么,我没一一看过,据说他说了很多犯忌讳的话,被整理了材料,而在媒体和吃瓜群众酿成的这缸捧红他的酒里,他自己醉得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喷过什么了,被人抓了无数把柄也正常。

  但是看到很多官方回应或者一些正规媒体的议论中,有一个论断我实在是不敢恭维,那就是把武术说成了文化,进而引申成了中国传统文化。

  中华文化这个词简直成了坚固的不能质疑的盔甲了。

  记得有一次偶然在电视里看崔永元老师采访,和采访对像说,“二人转没有文化?二人转传承了300多年,肯定是有文化的、啊。”然后一个标志性的皱纹歪脸微笑。

  2010年,我去采访足球亚冠比赛,长春亚泰的工作人员和新浪关系很好,所以给我介绍去看了一次原汁原味的民间二人转。

  忘了是哪里了,在长春的一个步行街吧,好像还是地下室,坐了200多人,我们还被安排在了第一排,茶水和瓜子端上来,然后二人转演员你上来我下去,当天晚上听着骂了200多次拉胡琴(二胡)他妈他祖宗,每个人的嘴里都是“X你妈”、“你妈X”。

  那些说郭德纲三俗的,其实听听原汁原味二人转的话,都不是三俗,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才好。当然,这也是一种文化体验。

  文化有糟粕文化,也有精华文化。

  看看冯骥才写的《三寸金莲》,那绝对也是一种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啊。狎妓在中国古代和琴棋书画一样也是正经文化,孕育了多少“十年一觉扬州梦”以及“浅斟低唱”的文化名句?

  能理解在当时社会形态下发生的事实,和其给中国文化带来的一些畸形和偏执,但是绝对不是能继承弘扬的文化。

  武术本来就是技击基础的产物,因为现代社会的发展,逐渐去除了一些实战的东西,在大众发展中,变成了强身健体的形式,这也是一种进化。八卦掌和形意拳的名师关保平和我说过,在拍摄《一代宗师》的时候,章子怡挣脱张晋的“缠丝手”这个技术最后还是没有完全对外解读,就是怕被一些不良人学了去。所以有很多东西在小范围流传,但是大范围其实是传播的另一种简单的健身内容。

  但是把武术做成文化的框,当做无限的插线板,往上乱插东西,就是造成乱像的根源了。

  在采访传统武术中,经常看到有一些“养生掌门人”,把自己的门派祖宗上推到山顶洞人时代,而且“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拳掌肘腿鞭锏锤抓”,每个他们家都祖传下来一套,还必须有治疗跌打损伤和延年益寿的秘方。

  太极拳有拳罢了,有太极剑罢了,有太极枪发展了也就罢了,找个老板赞助赞助,弄太极养生,养养心和身体,当做体操活动活动筋骨也就罢了。后面这家太极那家太极,都在太极的根上开宗立派,太极饭、太极茶都来了。太极还能发气功、能开天眼、能支持一带一路,能……。

  没有你不能的了。

  外人还不能批评,因为有“文化”这两字在这里,你批评了,你就没文化了。

  你看出来了,你就是“愚蠢和不称职的人”了。

  好名声首先都是被“利益”两个字和混子乃至自己人毁了的。

  四 武术到武道 文化是需要扬弃的

  和无限扩大武术的外延,乱插文化标签做足经济利益相比,到了真正的基础技击上,贴靠也成了一门学问。

  这次徐晓冬VS雷公太极的事情出来后,笔者在本文之前,只写了一篇文章,叫做《传武和实战的区别多大? 给你讲一些武道圈里的故事》,谈了谈自己8年来的采访积累。

  在文章中,笔者讲述了国内的不少职业搏击拳手都有传统武术套路的基础。比如柳海龙、张开印、方便、邱建良都是如此。

  而现代擂台上,很多打世界流行规则站立技的选手实际上上半身都在学习拳击的打法,这一点张开印跟我说过他的上半身在学拳击;邱建良的教练赵世杰、焦学智是拳击教练;方便KO马库斯前去找拳击教练杨老师练拳;所谓太极实战第一人韩飞龙的教练王伟也是拳击教练。

  国内的主要拳馆,有着大量的泰国靶师在帮助中国搏击拳手们训练实战技能。

  但是,在我小心谨慎地披露这些事实后,还是惹怒了一位“老英雄”,到处找我,在各种地方留言说什么韩飞龙获得过多个太极拳大赛的冠军,你有什么资格否定韩飞龙不是太极拳实战。

  那个,我不知道韩飞龙获得过什么太极拳的冠军,如果是央视《武林大会》,我已经说过其冠军是如何产生的了。国家体育总局武管中心举办的传统武术大赛,是以弘扬和交流为目的的,不是以决胜负高下为目的的,其会展的意味更浓厚。一次发上百面金牌,各个拳种都给的那种冠军,其性质可见一斑。

  《一代宗师》拍摄后,作为宣传,演员张震的八极拳“全国冠军”也属于这种性质,毕竟他是王世泉老先生的亲传弟子,拿到个八极拳的冠军很正常,辈分都在那里了。

  比起现在普遍认为实战性不强的全国套路锦标赛冠军来,这种冠军聚会的意味更浓郁一些。虽然不排除有一些人想实战,去学习印证别人的拳法,对自己有没有帮助;但是也有一些人则是去混个金牌,拿回去开门收钱教徒弟卖药推广养生的。

  那么,擂台上有没有中国武术存在?

  大家经常看到的那种踢膝盖以下的小边腿其实就有中国武术的影子。参加老K-1的中国拳手王三侦在对阵大野崇的时候,那个两段踢,从中段转到上段的一个移动视频,每每被K-1剪辑出来当做中国武术异种格斗技在K-1擂台上的体现。

  但是你要说,这擂台上打的这招那招就是中国武术,就是太极或者形意、八卦,那就是太狭隘的事情了。

  笔者更愿意用“武道”这个词来形容现代擂台上发生的事情。

  比起当年因为交通不便,武术的某一个流派在一个地区一个地域发展,具有局限性的技击来。现代交通和传播媒介的发展,使得武道的进步日新月异,而且在不断融合。加上有了科学性的训练体系,以及对人体医学知识的认识,现代武道的技击早就已经不是传统武术的那种技击性可比的了。

  传统武术中也许有一些内容还有其意义,但是一门传统武术要发展,也需要不断学习别人好的、印证自己的不足,才能前进。

  就像韩飞龙这个事情一样,他也许学过太极,有太极的根底,但是他在擂台上打的是太极么?也许他的技术里有百分之N的太极因素存在,但是更多的是他个人融会贯通的武道技术,学习了拳击和其他武道后,才能形成现在他在擂台上的技术。

  可是一些人,就只想让中国武术纯粹,因为老祖宗的最好,外国人的没必要学。你学了拳击的技术,就是对中国武术的离经叛道,不能说。甚至你质疑了,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叛徒,还卖国贼了。

  五 中国武术不应该那么狭隘

  每一次中国武术的发展,其实都是对外学习的结果。杨露禅带技学陈氏太极,结合自己的认识发展了杨氏太极。少林武功真的是武僧自己闭关想出来的?不也是走遍天下,实战总结出来的?戚继光调僧兵抗倭,也是靠血才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

  中国武术就醉心于输出,给了空手道这个,给了跆拳道那个,自盘腿己坐地便拳法、掌法、剑法、棍法,思如泉涌?这是科学态度么?

  很多人说李小龙是MMA的鼻祖,说他是中国功夫在西方的代表。现在香港拍片说他是学的咏春,实际上他最早是在上海精武体育会香港分会跟随北派少林的邵汉生学习的弹腿、13岁开始跟叶问练咏春,但是这只是基础。

  作为旧金山出生的ABC,李小龙还参加过很多拳击比赛,是的,拳击比赛,涉猎过西方的战术体系。在和美国的全接触空手道之父乔-刘易斯在1967年会面之后,李小龙才开始考虑博众家武道之长,创设自己的武道。他的功夫是结合自己身体条件,印证各家之长的结果。就是在拍摄电影期间,李小龙也训练不缀,进行出拳速度的训练……

  武功!武功!有着再深的拳理和积淀,不练功,也是白搭。为什么那些传武人士挑战搏击,经常2回合不到,就喘得打不了了。与其说他们缺乏实战检验自己可用技术的机会,不如说他们功没练到家,没练到位。还是那句话,谁早上起来跑5公里,上下午打靶2小时,赛前实战多个回合来着?

  “徐晓冬VS雷公太极”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事件和广泛的社会谈资,几乎在笔者每个活动的场合,大家都在议论、议论。

  国内采访搏击和武术的资深记者施绍宗老师谈起武管中心组织搏击选手在上海集训,要中国功夫VS泰拳,结果来了数十个河南练武的,质询他们凭什么代表中国功夫,我们才能打。结果当时带队的管健民(现中国国家散打队总教练)让运动员轻轻和他们练练。结果这些高手就被打得稀里哗啦,赶紧叫医生。

  眼下在西安采访5月7日的WBA世界争霸赛的时候,拳击裁判胡涛也和我说起以前不服来“踢馆”的传武高手,被他这个退役多年的拳击裁判教育的事情,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几个段子。

  徐晓冬是炒作也罢,个人素质有待提高也罢,疯狗也罢,他掀起了一些盖子,引起了争论,有良好引导的话,会成为有益处的事情。以前武术圈的那些真正宗师外界有几个知道的?声音大的,大多数是跟着某些不良主持人搞“雀不飞”的武术养生混子。

  得到好的引导可以帮助我们认清目标,学会进步。

  门户之见是狭隘的,中国武术也应该是兼收并蓄的,就是学习了西洋拳的技术又怎么样?学到手了,加入了武术的实战中去,能够有用就是自己的,这才是中国武道应该有的精神。

  这不是耻,这是我们的能力和荣耀。(周超)

声明: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苏ICP备08106468号 苏新网备2010048号 广播电视节目经营制作许可证(苏)字第43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12099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电话:0513-85118941 邮箱:zgnt001@163.com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西寺路10号

Copyright (C) 2015 www.jhw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